<span id="ojpwj"><sup id="ojpwj"><nav id="ojpwj"></nav></sup></span><optgroup id="ojpwj"><i id="ojpwj"><del id="ojpwj"></del></i></optgroup>
  • <acronym id="ojpwj"></acronym>

        <acronym id="ojpwj"></acronym>

          1. <strong id="ojpwj"></strong>
            1. <acronym id="ojpwj"></acronym>

              袖珍版第三次世界大戰:帶給世人多少沉思

              2018-03-27 10:33 環球網

                袖珍版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它到底帶給世人多少沉思

                (節選自《敘利亞戰爭沉思錄——二十一世紀的微型世界戰爭》一書的總論部分,況臘生 著 人民出版社)

                大中東已經超越了地理概念,范圍包括歐洲的土耳其、北非各國、海灣各國、伊朗、巴勒斯坦地區的以色列、黎巴嫩,地理意義上還包括塞浦路斯,宗教和政治意義上與阿富汗緊密相關,伊斯蘭信仰和阿拉伯語言是大中東的兩個基本元素。

                在大中東的數十個穆斯林和阿拉伯國家中,包括敘利亞在內,政治上大多是當政者大權在握、“家天下”現象很普遍,以強權、家族、部族和派別為核心建立權威政體,拒絕現代民主政治制度。經濟上沒有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國家經濟極度依賴石油出口,形成石油單一經濟,國際石油價格決定國民收入,發展極不穩定。文化傳統上,激進的伊斯蘭主義受到中下層的普遍歡迎,而上層精英更多傾向于走世俗路線,外部又受到全球化的挑戰。地緣政治上,石油美元的存在,使得中東事務長期受到美國的操控和干預,內部四分五裂,代理人戰爭一直未曾停息。

                “在某種程度上,中東政治就像流沙一樣,成為誘惑大國稱霸、進而又埋葬大國霸權的‘墳墓’”。 敘利亞戰爭的根本原因是國內大多數遜尼派長期被少數什葉派政府排除在國家政治經濟生活核心之外,處于邊緣化的這些勢力在阿薩德家族權威政體下長期處于被壓制狀態。而巴沙爾政治與經濟改革的失敗,疊加連續罕見的自然災害,導致國家經濟處于極端困難之中。

                在“阿拉伯之春”的影響下,歐美利用遜尼派的不滿和敘利亞國內的危機,企圖借助暴力手段,強行推翻長期不順從西方的巴沙爾政權,進而推翻伊朗這個中東最后和最大的反西方政權,而中東遜尼派國家也希望借此推翻敘利亞和伊朗,組織什葉派崛起,這使得中東戰火此起彼伏,民族問題、種族問題、教派沖突、地緣爭奪、恐怖主義、大國介入等相互重疊,大中東陷入了“恐怖泥潭”。極端組織、反對派武裝、庫爾德人、以色列、美國、俄羅斯、英國、沙特、卡塔爾、伊朗、土耳其、黎巴嫩、約旦等國家和勢力都卷入了這場烽火之中。

                在敘利亞不足20萬平方公里國土上,一方面是支持巴沙爾政府的俄、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真主黨等數個國家和勢力,一方面是美國領導的60多個支持反對派武裝的國際聯軍,還有沙特組建34國伊斯蘭反恐聯盟,還有IS等極端組織等勢力。敘利亞戰爭被很多媒體稱為袖珍版“第三次世界大戰”,這使得原本就充滿民族矛盾、教派沖突、油氣資源和地緣政治爭奪中東地區更加復雜多變,嚴重惡化了當地局勢。

                敘利亞戰爭其實是俄美地緣政治爭奪與中東油氣資源控制的結果。美國企圖推翻巴沙爾政權,再孤立和推翻伊朗政權,實現完全獨霸中東的局面,進而可以將俄徹底逐出中東地區,配合北約的東擴,完成對俄西部和南部的包圍圈,同時完全控制中東地區的油氣資源,取代俄在歐洲能源供應市場的地位,實現與歐洲聯手對付俄,并使俄油氣單一的經濟自動崩潰。

                敘利亞戰爭之所以持續多年,主要是美國國力早已今非昔比,在中東奉行收縮戰略,無法再出動大規模部隊直接參戰,深陷歐債危機和英國脫歐影響的歐洲無力單獨處理敘利亞危機,所以歐美主要通過大力扶持敘利亞反對派和庫爾德人武裝,以實現低成本推翻巴沙爾政權。而強勢復興的俄羅斯則通過全力支持敘利亞,以全面進入中東地區,扭轉中東地區的頹勢。在俄的全力介入下,敘利亞政府軍逐漸扭轉戰局,并形成與美國所支持的庫爾德人武裝形成對峙。這場戰爭久拖不決,已經成為教派沖突、地區沖突和大國博弈的混合體。俄美雙方各自都不同程度實現了自己在敘利亞的目的,未來敘利亞局勢的發展,在沒有其他大國參與的情況下,主要取決于俄美兩國的較量。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數年來,在狹窄的敘利亞地域,難分敵我的各方進行著及其慘烈的戰爭,拉卡戰役再現了“一戰”絞肉機現象。敘利亞戰爭堪稱有史以來最慘的崩潰事件之一。在完全消滅“伊斯蘭國”等恐怖勢力后,阿以問題、庫爾德獨立問題將成為中東的另一個火藥桶,敘利亞的和平依舊困難重重。

                敘利亞戰爭的根源是俄美的嚴重對立。俄美嚴重對立無關意識形態,更無關社會制度,本質原因只有一個,美國秉持霸權主義的全球戰略、單極世界目標,容不得任何國家對其有任何挑戰,任何國家的復興對美而言都是威脅和挑戰。俄堅持與美國不同的多極世界理念,又擁有巨大的軍事潛力,是唯一能在半小時或更短時間內毀滅美國的國家。

                2015年在瓦爾代論壇上,普京非常形象地、像講故事一樣說為什么俄不能去主動討好美國。美國能不能放俄羅斯一馬?他說得很形象:“如果我們俄羅斯小狗熊乖乖的在樹林里待著,光吃點蜂蜜吃點野果子,不去追著小野豬滿森林的亂跑,不去追肉食吃,那人家,人家指的是美國,人家是不是會放過我們呢,他說不會,人家會把我們用鐵鏈子拴起來,甚至把我們俄國小狗熊做成標本掛到墻上。”換言之,對美國示好沒用,美國是不會放過你的。

                布熱津斯基有過兩項搞垮俄羅斯的策劃:第一個:“分而治之”,希望俄分裂成三塊:莫斯科公國(俄羅斯的歐洲部分)、西伯利亞共和國、遠東共和國。最多讓它們成為一個松散的聯邦,這樣就不可能對美國構成威脅。第二個:“離岸平衡”,利周邊與俄關系不好、親西方的國家去制衡俄羅斯。這樣,美國自己就可以少出錢、少出人。格魯吉亞戰爭和烏克蘭危機就是例證,現在美國還積極推動北約東擴包圍俄羅斯,挑動歐洲國家增加軍費對付俄羅斯。

                自冷戰結束以來,中東實際上一直是由美國在管,從某種意義上說,中東是美國治下的中東。但是經過20年來的實踐證明,美國式或者西方式的中東治理模式問題非常多,最終不僅搞亂了中東,也搞壞了自己,使得恐怖主義勢力全球擴散。但是現在,國際社會還沒有找到新的合適的中東治理模式。

                實現現代化轉型,融入現代社會,是中東不可避免的道路,但光靠戰爭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相反會加劇轉型困難、催生極端主義。或許主動擁抱現代社會的民主與科學,才是敘利亞和伊斯蘭國家最好的選擇。

                (節選自《敘利亞戰爭沉思錄——二十一世紀的微型世界戰爭》)

              您看完這條新聞的表情是?
              責編:周揚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網Huanqiu.com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

              偷拍自拍